崞縣八景之陽武流金
             關注“忻州門戶網”,忻州人文風景很全了

            圖片

            新修的施家野莊賈氏宗祠

            陽武河發源于原平西部山區:北支出自白人巖,南支出自龍王垴,在馬圈村東匯合,出陽武大峽谷,進灌區平原,入滹沱河。長72.6公里,流域972平方公里,灌溉面積19萬畝,惠及12鄉鎮9萬多農民。在漫長的農耕文明史上,陽武河域以米糧川聞名遐邇,有陽武流金、原平母親河之美稱。其中以十八村水地為最。所謂十八村,是歷史上官方規定的必保灌溉區。明朝天啟六年,山西巡撫院等三司衙門聯合頒文,規定用水范圍、次序、周期、水量。后有民諺概括之:“陽武起水兩日半,施默沙林整兩天,牛與申村共五日,大寺三吉一日半,唯有堡子十八厘,上下薛孤一六邊,陳神魏南居一日,趙陀石封一般算?!?nbsp;詩句“布谷一聲”其諧音播谷一升之意。

            陽武流金,是“崞縣八景”之一,也是原平陽武河流域廣大水地人的自豪和驕傲,因而成為一個耀眼的文化地標。

            陽武河還有個美麗的傳說,原來這條河并不叫陽武河,河邊住著一個放羊漢叫李陽武,他每天到河邊給羊喝水。
            這天去河邊飲羊,有個南蠻子過來對他說,我能喝口水嗎。李陽武說,你喝吧。那南蠻喝了水又說,我能用手里的罐子提一罐子水走嗎?李陽武說,你提吧。于是南蠻子就用罐子到河里去舀水,只一舀,李陽武就見河水干了。南蠻子提了水就走,李陽武連忙上去用鞭桿打破他的罐子,罐子里的水又流回河里,河里又有水了。從此,人們就把這條河叫成陽武河。
            每當發大水的時候,河兩岸村里走親戚的,回娘家的女人們過不了河。這時候,膽大些的男人們挽起褲腿,手里提著家做的布鞋,搖搖晃晃地背著女人下河了。水下是滾動的沙子和石塊,腳站著不動,也會慢慢陷進去。也有鵝卵石從腳面上滾過去,打的人站立不穩。那些頗有幾分姿色的青年婦女被男人背過去的時候,男人就忍不住要摸摸女人圓滾滾的臀部,這時,岸上的后生們就會怪聲怪氣的叫幾聲,引來陣陣哄笑。女人則罵道,死呀。
            水退了,老頭們就會到河灘上去揀被水沖下來的炭塊和樹枝,用籮筐擔回家里曬干燒火做飯,省得花錢買炭燒。那些炭塊一定是水把煤窯淹了,把煤沖下來了,煤面隨水而去,只有重一點的炭塊才能留在河床上。
            陽武河邊有一座山,叫馬頭崖,馬頭崖山下有一片平地,平地旁的山崖上鑿了許多山洞。老一輩人說,這是兩千年前秦始皇的大兒子扶蘇和大將蒙恬當年在這里的練兵場。山洞是他們住的地方。遙想當年他們住在簡陋的山洞里,一邊打仗,一邊沒明沒夜地修萬里長城,那是何等的辛苦艱難。

            正因為如此,“崞縣八景”被歷代文人所青睞,清代崞縣名進士宋志濂的《八景詩》受到后世人的推崇。
            一直以來,人們以為歷史上只留下了宋志濂的《八景詩》,并不知道明代崞縣名進士、南京戶部尚書梁璟也寫過《八景詩》,更不知道清初崞縣舉人賈克明還寫過一首長詩《陽武流金》。
            是的,相比于梁璟、宋志濂的七律《陽武流金》,賈克明的《陽武流金》長達48句、336字。
            賈克明,是清代大吉都(今施家野莊村)賈昂的三兒子,由拔貢中康熙己卯亞魁。教授生徒,專務根柢之學,造就人才甚眾。
            要說賈克明一家,還真不簡單,幾代人卓有科名和文名,在清朝時的施家野莊是首屈一指的人家。

            圖片

            賈克明的父親賈昂,以歲貢任蒲縣訓導,樂善好施,康熙十九年饑,與弟星各出米四十石助賑,復設立義倉,歲出谷三十石以貸貧乏者。賈昂三子克寬、克抑、克明,弟星,孫瀛俱考中舉人,人以為好義之報。
            賈克明的祖父賈前席,是拔貢生。博學能文,善誘后進。
            賈克明的長兄賈克寬最先中康熙癸酉科(1693年)舉人。他幼承家學,嗜書如命,以閎博聞。中舉后,并未出仕,設賬家庭,門內多資造就。除其子賈滶中進士外,家族中七人中舉,名曰登賢書。鄉人評說:科名之盛,時莫與比。
            賈克明著有《西巖詩集》,孫太史致彌序之云:中正和平,不失詩人之旨,而清逸淡遠,恍然在幽壑松風空谷蘭露間。
            孫太史名致彌,祖輩世居嘉定縣江東八都高橋鎮何家弄(今上海市浦東新區高橋鎮),其祖父孫元化起徙居嘉定縣城內?!督瓥|志》記載孫致彌:“孫致彌,字愷似,元化孫。家貧好學,才情藻逸,尤長于詩??滴跷煳?,和御制詩四十韻稱旨,遂以太學生假二品服,為朝鮮副使,購藏書。是年,中順天鄉試,與修《幸魯盛典》。戊辰,成進士,選庶常,授編修。壬午,典試山西,尋充纂修《佩文韻府》總裁。歷官至翰林侍讀學士。其纂修勤且久,考核詳慎,書成而卒,賜金以殮,敕內務府護喪歸里。生平著述甚富?!?br/>

            圖片

            接下來,讓我們看一看收集在賈克明《西巖詩集》中的《陽武流金》吧:
            北池桑干南汾滸,中讓滹沱一片土。滹沱上游觴可濫,自得陽武不可探。陽武之水向東來,兩山相對滄波開。桃杏一灣紛紫霧,楊柳阡陌起青霾。紫霧青霾籠墟落,扶蘇古墓浪噴薄。蒙恬屈死氣猶生,存孝車轅血仍熱。六郎寨下漾瓊沙,千載騰口說楊家。碼頭倒影漂青鬣,石婆距岸浣綠紗。春泥渥注十萬畝,二九郊原歌歲有。夏麥秋禾畝一石,不憂亢旱不稂莠。甘露池邊云雨多,不如引水陽武河。野練交縈春匝地,清渠繚繞雨隨波。此波灼灼流金屑,不須爐冶光似雪。但逢社臘且飲酒,無問童叟俱歡悅。神奮角剨層冰,雷車飛炮相糾騰。土人候此占豐稔,來歲囷廩百倍增。斜靠龍門為宗祖,變幻四時色惟五。秋潦涌石轉滹沱,怒濤擊破天涯鼓。邇來水硙利山村,伐石采木香氤氳。商賈車牛紅塵屬,上京清廟佳氣繁。一從寶穡遺此意,玉粒幾年如糞棄。天漏未補多霪霖,河伯曠職兼失位。金生粟死奈若何,粟賤傷農催科至??上ш栁錆M河金,湯湯徒聞流水音。
            仔細品讀賈克明的這首詩,讓我們領略到了故鄉先賢的博聞強識和家國情懷,頓生敬佩之意。
            賈克明先寫陽武河之形勝:北有桑干,南見汾水,中間便是滹沱河。陽武向東流,深峽有“滄波”。接著寫陽武之景致:桃杏花開如紫霧,楊柳依依似青霾。然后抖出一大串人文典故:扶蘇、蒙恬、李存孝、楊家將,以及六郎寨、碼頭景、石婆神等。再往下濃墨寫下陽武水利之妙,有難以抑制的歡欣:“不憂亢旱不稂莠”“清渠繚繞雨隨波”“無問童叟俱歡悅”。再往下寫到陽武河之神和百姓之敬:,是一種古代的獨角神獸,出沒于名山大川之間?!渡胶=洝分杏涊d滹沱河上有“”,《崞縣志》中記載陽武河亦有“”,而且人見則歲稔。故此,賈克明寫道,百姓“伐石采木”建廟祭祀。在全詩結尾,詩人一個大轉折,深切表達了憫農之情?!疤炻┪囱a”“河伯曠職”招致洪澇災害頻發,“金生粟死”“粟賤傷農”的無情現狀,使賈克明發出了一聲長長的慨嘆:“可惜陽武滿河金,湯湯徒聞流水音”。戛然而止,余韻牽動人心。
            讀完賈克明的這首《陽武流金》,一個念頭涌上心來:現如今的原平詩人和作家,必須向我們的先賢學習,自覺樹立起應有的家國情懷和文化擔當。否則,別奢談創作。

            国产精品久久久久久超碰|少妇高潮水多太爽了动态图|99精品国产综合久久久久五月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