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ont id="tobhl"><legend id="tobhl"></legend></font>

    <table id="tobhl"><ruby id="tobhl"></ruby></table>
  • <pre id="tobhl"><del id="tobhl"><menu id="tobhl"></menu></del></pre>
    <tr id="tobhl"><label id="tobhl"></label></tr>
    忻州:祖孫三代鐵匠世家開啟了“定襄智造”……
    忻州:祖孫三代鐵匠世家開啟了“定襄智造”……

    “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宋·辛棄疾《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詞)有詩為證。

    鐵匠這一行當,古已有之。是什么時候流傳到定襄龍門村的,老人們沒有傳說,歷史上也無記載?!缎挛宕贰だ钜u吉傳》記載:“金戈鐵馬,蹂踐于明時?!笨梢?,大概鐵匠這種行當在明朝時期就已經有了。齊伯安于明朝洪武二年來此定居后,他的子孫后代繁衍昌盛,歷明、清兩代,繁育發展到十七、八代。據齊敬賢編著的《龍門須知》稱:“民國二十三年(1984年)全村戶數為308戶,人口1613人。其中男857人,女756人,為迄今村里人口最為繁盛的時期。在這些人口中,齊姓占百分之八十三,號稱繁昌,遂成為定襄的望族?!钡角迥┑拦?、咸豐、同治以至民國初年,他的子孫同時從事鐵匠行業的,不少于300人。光能掌鉗,充任爐頭的師傅,就不下100人。占到全村男人的30%以上。不少人家祖孫幾代,代代相傳,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跡。

    1

    這些鐵匠跑南闖北,足跡踏遍了二州五縣和內蒙一帶,在近百年的勞動中,雖沒有干出什么驚人的業績,卻也養活了幾代人口,為當地的農業生產、群眾生活提供了方便,做出了貢獻,并培養出一批批精湛的能工巧匠。尚義縣(屬張家口)南壕塹修建了一座天主堂,外國神父要裝一個鐵柵門,走遍了全縣也沒有人敢攬這營生。當時沒有角鐵、圓鋼,更沒有氧氣電焊,龍門村鐵匠齊六元師徒,就憑他們的雙手和鐵爐,打造成功,百多年來傳為美談。如今,這座鐵柵門仍然屹立在那里,花鳥蟲魚裝飾奇巧,過往人們看了無不喝彩。這種窮手藝,在舊社會干一年只能賺百八十元,只夠養家糊口,發家致富的寥寥無幾。

    2
    尚義縣天主堂

    龍門村齊貴懷祖孫三代,就有六人以打鐵為生。只是到了他這一代,才家業興旺,走上了小康富裕的道路。為祖先開創了先河,也為眾多的同行們做出了榜樣。

    龍門村地處東山邊坡,土地瘠薄,全村四千多畝土地,畝產不足百八十斤。舊社會,大部分土地屬于少數富戶和一部分中農所有,無地和少地的農民幾乎占人口的半數以上。齊貴懷的爺爺齊春齡窮得叮當響,他家上無片瓦根緣,下無立錐之地。給有地人家打短工,一天賺不了幾個錢,還人多手稠輪不上。一個人養活不了全家五口人,不得不出外打鐵謀生。爺爺出外打鐵,學會了吸大煙,只活到五十多歲就一病身亡。娘娘已屬六十高齡,還給有錢人家“上鍋頭”(當傭人)。那年,她帶病勞動到過大年,從財主家結算回四吊工錢來,放在鍋臺上就一病不起。臨死前,口中還不斷地呼喊著“地……地……。這土地是養活人口的“刮金板”??!她是多么渴望想有自己的土地??!

    3

    清朝末年,中國北方社會動蕩不安。鴉片戰爭,義和團起義,外國軍隊的入侵,特別是民國初年的軍閥混戰要糧要錢,抓丁抓差,天災人禍迫使人們打破了“好出門不如賴在家”的古訓。沒地少地的人們無路可走,選擇了這一不用多少本錢的打鐵營生。光緒二十年(1894)年,父親齊隆堂剛十四歲,就接過爺爺的鐵匠工具,跟他叔父齊贊齡學手藝,小小的年紀,背上鋪蓋卷,步行走了半個月,來到了尚義縣。這地方屬蒙古大草原,土地廣闊農民生活富裕,賺錢比內地容易。他艱苦學藝,細心琢磨,開始由拉火、打錘到掌鉗。十年苦心經營,居然積有盈余,花四百銀元,買了二十畝好地。了卻了老輩人的心愿,使家里有了糧食吃,開始能供子女們讀書上學。

    4

    民國十七年(1928年),齊貴懷已長到十五歲,剛念完小學。隆堂就和妻子商量,這鐵匠“燒紅打黑”,一年到頭連件好衣服也穿不上,不如讓兒子學商,改換一下門庭。隨后就托人說合,到定襄縣城“德巨仁”木店當小伙計。齊貴懷干了三年,總共賺下銀洋七元半,卻趕上了木店倒閉。

    蔣、馮、閻打仗,到處抓兵,青年人不敢在家里停留,他十八歲的那年初,終于走上了爺爺和父親所走過的老路。

    在封建社會里,村里人們信神信佛。凡出遠門都要到菩薩跟前燒香敬紙,祈求神靈保佑,一路平安,發財還家。買賣人信俸財神,念書人信俸文昌,木匠家供奉的是先師魯班,鐵匠信俸的是老君。龍門村沒有老君廟,老年的鐵匠們,每到正月出門之前,都要蒸上供品,拿上香燭紙炮,到王進村老君廟燒香禱告,祈求一年平安。

    民國年代,也不知道是誰在里門前的照壁上,開了兩個洞,塑了老君爺爺和老君娘娘兩尊泥胎。引得鐵匠們逢年過節,在老君跟前香火不絕。這個大概是希望各自的鐵匠火爐能和太上老君的煉丹爐火同樣的興旺吧!可貴懷他不信這一套,剛過大年,還沒來得及走走親戚,為躲避抓兵,就跟著父親,悄悄地來到了尚義縣。

    5

    干鐵匠這門手藝,齊貴懷說,并不需要師傅口傳手教,全是:拉火不要忙,緊握拉的長,胳膊用上勁,推拉出勻力。自己心靈手巧,細心琢磨。他拉了二年火,得出的經驗打什么物件,就要看好什么樣的火色。頭一年拉火,就賺下銀洋四十元,超過了木店伙計的十幾倍。大大鼓舞了他學鐵匠手藝的信心。他不僅在師傅們打制各種工具時細心觀察各種動作,要求的火色,用料的選擇,下錘的輕重,還有一些小件家具,他還主動掌鉗制作,所以進步很快。

    一般徒工學手藝,需要十年熬練才能出師。齊貴懷只用了八年。他二十六歲時,就當了掌鉗師傅。和他哥哥齊潤懷,父子三人分掌三盤爐子任爐頭?;顒拥牡攸c又擴展到康保和化德。

    俗話說:“鐵匠翻過手,養活十來口”。就是說有了相當的技藝和功力,手拿鉗子才能夠反來復去應手自如,隨心所欲。也就是有了能當師傅的資格。這年,他們父子又雇用了六個人,分別在這幾個縣的百十個村莊來回流動作業。在這些年代里,除去雇工工資,每年的純收入,不下兩千銀元。家里又添置了二十畝好地,雇工耕種。

    齊貴懷的這一盤爐子,常年在化德流動。他給農戶們打制農具,非常重視質量。刃口家具如草刀、菜刀、鐮之類。一般師傅們打的鐮刀,用以打草,只能打三十(約合三分地)就需磨刀。而用他打的刀打草,能打八十步。他使用的鋼材是洋鋼,每年出門之前,都要從內地買上幾十斤往出背。他打制的農具做工好,鍛地平,錘花均勻,淬火適中,卻到好處。刀刃剛而不脆,薄而不裂,柔中帶硬。

    6

    齊貴懷常和同伙們說:“不得辛苦技,難求世間財”。他們做營生,一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常規。能打早能搭黑,每天勞動不少于十二個鐘頭。就以打制打草的大鐮刀來說,一般爐子每天打造二十張就算不錯,他的爐子一個早上就打成十八張。一般師傅打鐮刀,先一個個下好料再開始打,他卻是先完成鐮尖這一道工序后再下料。別人需六次火完成,他只用五火。這樣,不僅時間短,也節省了燃料。

    勞動之余,他經常在地頭、飯場、燈下和農民談心,搞調查研究,實地了解農民對農具使用的情況和意見。他說,和口外人做生意,必須講信譽,要落個好名聲。在收費方面,也從不要民高價。有的戶暫時沒有錢,都可以遲三過五。沒有錢,給糧食也行,雞蛋也行。有些小修小補,零碎營生甚至可以不要錢。

    起初,在這一代做鐵匠手藝的,并不只是貴懷一家。還有山東來的師傅,當地的鐵匠行,更多的是鄰村上下的鄉親們。俗話說:“同行是仇家”,相互之間爭奪營生,相互拆臺的事時有發生。遇到這種情況,他們寧愿少賺錢,總是把活兒讓與別人。

    化德縣這個地方,常有土匪出沒,搶劫農戶錢財。偽蒙政府統治時期,對此不聞不問。

    有一個時期,齊貴懷在一個名叫后土城子的村子里做營生,協助這個村子打制了十幾口大刀,四、五十支長矛,并在幾個城門上包了鐵皮釘了鐵釘。用瓷器家具,裝填上炸藥和碎鐵片,用火柴頭發火做引線,制造了二十幾個手榴彈。每到晚上,和農民一起守城放哨,打退一次次土匪的進攻。他每到一處,都得到農民的歡迎。他和當地農民同呼吸,共命運,親如一家。齊貴懷說,我們這樣做,農民信得過,營生多。別人不到手,我們的營生卻做不完。

    7

    不幾年,齊貴懷鐵匠爐的生意越做越紅火,每年的收入不下四、五千元。賺下的糧食沒處存放。于是購置了兩頭騾子,一匹馬,拴起了皮車,雇了一個車工常年搞運輸。除把自己的糧食運到張家口糧行出售外,還幫助當地的農民運糧賺運費。1944年,他把家里的40畝地無償的分散給村民們耕種,全家移居到口外被康??h鄧家油坊村推選為糧秣委員。

    全國解放后,1958年,化德縣組織鐵業社,他帶著全部工具參加。被選為副主任。三年后,鐵業社轉為化德縣機械廠,他擔任了保管員,每月工資60元。參加機械廠工作之后,雖然擔任了干部,卻不居領導職位。到后來廠里的生產開展不了,他回顧往日的光景,深感凄涼。于是,在1968年五十歲的時候,辦了退職手續,回到了家鄉,又有十多年的時間走老路,繼續做他沒有做完的事業。

    定襄縣自古多鐵匠,自漢朝以來打制馬掌和冷兵器便成為當地人謀生的一種職業。更有坊間的美麗傳說定襄要出“一斗芝麻鐵匠”,形容鐵匠之多。據定襄的“老工業”、縣政府黨組成員張海瑞介紹,以前定襄鐵匠多為手工鍛造,史上也使用過彈簧錘、繩錘等,1963年,定襄縣城內村技術員張效明用榆木桿設計、制作了定襄第一臺用于打鐵的“夾棒錘”,拉開近代定襄鍛造業全新發展的序幕;1972年,砂村農修廠首次從烏海水泵廠攬回4厘米法蘭訂單,開啟了定襄法蘭生產的歷史;1979年,縣電機廠與日本簽訂合同每月出口100噸法蘭,開啟了定襄法蘭出口的歷史。風雨之后就是彩虹。定襄管家營的字號赫然在目……小到紐扣、重到數十噸的“定襄智造”的法蘭產品得以廣泛應用,產品遠銷歐美、韓國等數十個國家和地區,在國際市場扛起鍛造業“中國智造”的大旗……由此,我們時時刻刻感受到了新時代“定襄鐵匠”奮發有為、眾志成城聯手打造世界法蘭鍛造之都的“跳動脈搏”,并為定襄法蘭鍛造產業走過的風雨歷程和取得的成績感到欣慰和自豪。


    來源:話說秀容
    国产精品久久久久久超碰|少妇高潮水多太爽了动态图|99精品国产综合久久久久五月天
  • <font id="tobhl"><legend id="tobhl"></legend></font>

    <table id="tobhl"><ruby id="tobhl"></ruby></table>
  • <pre id="tobhl"><del id="tobhl"><menu id="tobhl"></menu></del></pre>
    <tr id="tobhl"><label id="tobhl"></label></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