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ont id="tobhl"><legend id="tobhl"></legend></font>

    <table id="tobhl"><ruby id="tobhl"></ruby></table>
  • <pre id="tobhl"><del id="tobhl"><menu id="tobhl"></menu></del></pre>
    <tr id="tobhl"><label id="tobhl"></label></tr>
    【河曲文化】敢想敢唱的河曲
    1

      穩健儒雅、禮繁教厚的漢族黃河文化,講究的是儀態有度,喜怒勿形于色,從而造就了漢民族的溫文爾雅,但同時也磨掉了漢民族的豪放開朗。在某些問題上表現出一種十足的“小家子氣”。比如,蒙古人的帳篷可以接納任何一個遠道而來的陌生男女,而一些儒家文化統治的地區,連回娘家省親的閨女、女婿都不能同居一室。

      同理,這樣一個講究“笑不露齒”、“足不出戶”、“餓死事小,失節事大”、“男女授受不親”,將男女之交視為非正常的民族,束縛便必然較多,自然也難以創造出什么真正的民間歌舞。所以,在那個年代,同屬忻州市的忻、定、崞、代的商貿活動也很繁盛,那些地區的漢子們“走西口”者也不少,可是,雖然他們中大部分人正值青壯年,一路行去,卻只管規規矩矩地默默前行,寂靜得如同刮過一股微風,連點塵埃都未濺起。而河曲,還有臨近的保德、念頭的漢子們同樣是一路走去,卻無所顧忌地放開嗓子吼了,撒下一路或高亢或悠長或歡暢或哀傷的歌吟:

      大青山上臥白云,

      難活不過人想人。

      大青山的石頭烏拉山的水,

      親親的兩口子誰也見不上個誰

      ……

      留在家里的婆娘們同樣無所顧忌,在炕頭,在街頭,在地頭,心有所思便亮開嗓子吟唱起來,將難耐的寂寞和無限的思念化作一聲聲勾魂攝魄、令人心動的山曲:

      聽見哥哥回家來,

      熱身子撲在冷窗臺。

      聽見哥哥喊一聲,

      圪顫顫打斷一根二號針

      ……

      從而給我們留下一筆豐富的文化遺產。這絕不是緣于個體生命之間偶然性的差異,而是帶有普遍性的兩種文化以及相關的兩種道德是非或人生態度的不同。

      慶幸的是,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和自然環境,漢民族儒家文化對人性的種種壓抑和約束,在河、保、偏一帶便相對較少、較弱,使這里的人們“因禍得?!?,少了些道德的捆綁,多了些人性的自由。請看下面這段歌詞:

      男(唱)哎呀,灰女子,不好了

      你媽媽串門回來了!

      女(唱)我媽媽回來我不怕,

      誰讓她養到我十七八。

      多么坦率!多么豪爽!多么理直氣壯!這樣的話都敢說出口中,還有什么話不敢說、不敢唱?這里的人們就是這樣較少顧忌,率性而為,或因欣喜而歡歌吟唱,或因悲哀而長歌當哭。

      他們敢唱,也想唱。哪怕是牧羊人躺在草地上仰望著藍天白云的時候,嗓子癢癢的,也由不得想吼幾聲,以表達心中所思所想,消磨那寂寞的時光。倘若愛上了哪個姑娘,許多話在公開場合不便說,這時便可一吐為快,將一腔悲情毫無保留地吟唱出來。河曲地廣人稀,常常是一道梁、一座岇只有一個人在孤獨地勞作。于是,唱幾支自己編創的山曲,便成為化解艱辛和排遣孤獨的最佳方式。山岇就是舞臺,群山就是聽眾,“舞臺”選得好,“聽眾”還會發出熱烈的回應。還有那舊時的“扳船漢”,他們長年生活在水上,經常是三月兩月才能見妻兒老小一回,因而吼幾嗓子唱幾聲便也成為他們的必然選擇。

      總之,特殊的生存環境,使得唱山曲、唱民歌成了河曲人一種生存的需要,一種最為理想的自娛自樂方式。

    來源:河曲視窗網

    国产精品久久久久久超碰|少妇高潮水多太爽了动态图|99精品国产综合久久久久五月天
  • <font id="tobhl"><legend id="tobhl"></legend></font>

    <table id="tobhl"><ruby id="tobhl"></ruby></table>
  • <pre id="tobhl"><del id="tobhl"><menu id="tobhl"></menu></del></pre>
    <tr id="tobhl"><label id="tobhl"></label></tr>